大香蕉伊人久草AV_狠狠撸网_爱撸网_青青草成人色情视频网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家中的她,原来是一个淫娃
 

    家中的她,原来是一个淫娃

    时间:2018-02-09 我叫阿明,我和女友茵茵相识了两年。 先说说茵茵,她绝对是个小美人!她那水汪汪的眼睛配着一头长髮,而且她身材均称,正是我喜欢的身材,34C、23、35,特别是她的屁股很翘,又白又大的屁股实在是一种诱惑呀!女友的身体是比较敏感的女孩,一经挑逗,她的小穴很快就会很湿润,不断流出淫水,还发出诱人的呻吟,全身都会软下来给我尽情淫慾。 因为我是一个人住的,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在我这里过夜,而且她爸爸经常在家,不太方便。 而她和我一起之后开始了一个新的习惯,就是写日记,虽然她会将日记放在她家中,还要放入抽屉里锁好,但起初两三个月她会经常主动拿出来给我看,大家再回味一下,但不知何时开始,她再没有拿出来给我看。 有次我禁不住问她:「是否开始懒惰少了写日记呢?」 女友说:「嘻嘻,是呀!没有耐心写,都已经很久没有写了。」 当时我听到之后亦不以为然,一直到最近,有次我上她家的时候刚刚她朋友叫她下楼到附近取点东西,这个时候她爸爸也刚巧不在家里,突然,想起了那本日记,于是我在她房中尝试打开她的抽屉,发现竟然没有锁!打开之后还看到她的日记!当时我心想:『可能因为她已经没有再写日记,所以不用再锁了吧!』但好奇心的驱使下仍然是翻开了。 我先找最后一页,看看日期是哪天,竟然发现是昨天!那么她应该一直有继续写的!这个时候我的好奇心已经达到极点!我继续往前翻,当中竟看到一些陌生的人名、很多淫蕩的字句,这个时候我的脑海已经一片空白。 虽然最近一年她的确好像比以前开放,做爱的时候亦变得很有情趣,经常会说一些淫乱说话,但平常的她仍然是很清纯可爱、斯文,为何日记中的她就好像一个淫娃?难道她骨子里是个很淫蕩的女孩而我一直不知道?当时我暂时未有耐性细心阅读那些内容,只想快些再往前翻,看看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开始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原来已经是发生在大概一年半之前!以下是她当天写的日记: 2007年8月3日 昨天阿明买了一个新的电热水炉,今天下午会送货来,因为他今天要加班,可能赶不及回来,所以我早一点到他家中等候。 当我到他家的时候还是很早,很无聊地看电视、上网,哎!时间过得真慢!于是我想在他电脑看看我们拍过的照片,但竟然无意之间看到他的电脑中有一个叫「凌辱」 的档案!我很好奇地打开看看是什么,其实还没打开都想到应该是一些色情的东西,我是不介意他看情色片的,很多时候我都会和他一起看,不过通常我都会看一些有字幕的片。 但当我打开此档案之后发现还有几个档案:「凌辱网站」 、「凌辱卡通」 、「凌辱有码」 、「凌辱无码」 ,我随意打开有码的档案,竟然禁不住「哗」 了出来,因为平常和他一起看的A片都已经不少了,但想不到在这里竟然有更多「存货」 ,全部名字都是什么《夫之目前》、《男友前被强姦》、《给绿帽男友》、《被男友出卖》……等等的片名。 我随意播影一套,将它调至中段,看到一个女优双手被绑,像母狗一样趴在沙发上,后面正被一个男人有节奏地抽插着,在她前面还有一个男人坐在茶机上一直看一直打着手枪。 此时女优向着打手枪的男人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话,幸好这套都是有字幕的,女优一直说着:「啊……不要呀……求你……叫他……放开我……不要……呀……啊……强姦我……老公……我以后……会听话……请你不要……呀……呀……找人……惩罚我……呀……啊……」 原来打手枪的男人是她老公,在后面抽插着她的是老公的同事!之后我再播其它影片,故事情节都跟片名大致相同,全部都是自己的女友或老婆被其他男人凌辱、姦淫。 此时的我亦看得心跳加速,小穴内酥麻难耐,也在不知不觉间下体已经湿了一大片!之后我继续打开一个凌辱网站的档案,发现有很多网址,随意点进去几个网站,都是一些讨论区的情色文学内再分出来的,什么暴露女友、凌辱女友、诱骗女友系列等等。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阿明有这些档案,看来他是怕被我知道,但为何他要这般隐密不想被我知道呢?我想起来了,他经常鼓励我穿超短裙短裤、紧身低胸的T恤或是小背心,穿高跟鞋!难道他都想将我暴露在其他男人眼前?还是更甚,他想看着其他男人把我凌辱、姦淫?于是我想:『对了!等下就会有安装师傅来安装电热水炉,如果阿明可以不用加班,那么我应该有机会试探一下他!』(3)我先穿上他平时上班穿的白恤衫,再刻意不扣领口的两颗钮扣,里面只戴着黑色迷人的胸罩,雪白的胸脯和诱人的乳沟都已经若隐若现,而且长度也只能刚好遮到屁股,但是我也不敢只穿内裤,穿一条白色超短裤吧!反正在外面看都是好像下面什么都没穿,只是自己心理上好一点。 这个时候看着镜子中的我,我迷人的身材在黄色灯光下已经若隐若现,当我想到等下我的胴体将会暴露给其他陌生男人看,我竟然有点湿了,但另外我也有点害怕,怕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以前我从来未有试过吧!「叮噹!叮噹!」 门钟响了!突然我变得很紧张,因为应该是安装师傅来到了,当我还傻傻地想的时候,已经听到有人大叫:「送货来的!」 我开门之后看见是一个大概五十岁的男人,但他身材非常高大健硕。 他看见我的时候好像被吓了一跳,他被我可爱的样貌及「轻鬆」 的衣着吸引着,一直猛吞着口水,很快他已经看着我坚挺高耸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沟,再慢慢向下瞄在我雪白的美腿上。 当他把我完全视姦之后才介绍他自己:「你好!我是来安装电热水炉的,我叫陈文师傅,你可以叫我文叔。」 他充满渴望的眼神令到我更有自信,我心想:『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想继续把自己暴露给他看!』这个时候我竟然完全忘掉了我原本暴露的意思!正当我关上门準备带他到浴室的时候,「叮噹!叮噹!」 我心想:『还有什么人来?』今次当我开门的时候竟然是我被吓一跳,原来是我爸爸!他有时候也会上来阿明家里一起吃饭,然后他们会一边喝酒一边谈天,谈车子呀、谈女孩子呀……但是我没有想过他今天会来,还要在这种时候被他看见。 爸爸一看见我,他就一直盯着我的乳沟,眼睛都快要掉下来!我未有想过会给爸爸看到我这么穿,好像好淫蕩。 平常在家里,我知道爸爸有时候都会假装不经意地瞄着我雪白的长腿和坚挺的胸脯,所以我都会不穿太短的裤子跟太紧的T恤,虽然有时候被爸爸盯着是有点兴奋,但他始终是我爸爸,说什么我都会觉得害羞。 可是现在的我下面好像什么都没穿,一双白嫩的长腿、性感的乳沟和一大半的乳房也暴露出来给他看,当时我真的很尴尬,但是也有一些兴奋,现在有两个男人色迷迷地看着我,他们的眼神都好想把吃掉一样!爸爸呆了很久才说话:「阿明刚才打电话给我,他要加班,他说会有师傅来安装什么炉,担心你一个女生会有什么事,所以叫我过来帮忙看看。」 这个时候他也看到文叔:「他就是师傅呀?你赶快带他去安装的位置,我在后面看着。」 原来阿明太过担心我,所以叫我爸爸过来,阿明真的很爱我,如果他真的很想把我暴露凌辱,我是不是都应该满足他呢?刚才爸爸看到我竟然会这么激动,他好像想把我仅余的恤衫都剥掉!难道很多男人都喜欢将自己最亲爱的人暴露?好!那我就先看爸爸的反应吧!我先走在前面带着文叔到浴室,这时候我偷偷把我第三颗钮扣都解开,这颗钮扣可是最重要的!现在领口已经大大的完全敞开了,我两个大奶子已经有一大半都暴露出来了!而且我也感觉到恤衫已经从两边肩膀开始慢慢滑下来,我要立刻整理一下,避免整件恤衫掉下来。 我先步进浴室,然后转身跟文叔说安装位置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神已经落在我雪白丰满的乳房上!他一定好想立即把我推倒在地,再强姦我!而且不只是文叔,还有他身后面的爸爸,眼神也是一样!文叔开始拆除旧的热水炉,但他的眼角一直瞄着我的奶子,真不知道他是无意还是有意,他竟然没有关水掣,就在他将旧的热水炉拆走的时候,所有水一起喷射出来,我和文叔都立即全身湿透!爸爸因为站在浴室门外,所以没有湿得那么厉害。 还好我的胸罩是黑色的,所以他们应该看不到我的乳头,但是我下面薄薄的短裤跟内裤都是纯白色的,我透过浴室镜子中清楚看到我淫蕩的小穴和圆浑的屁股,就连小穴的形状跟透人的股沟都清楚看见!现在的我春光无限,我已经几乎是全祼的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的目光一直在我的身体上,已经毫无忌弹、放肆地用目光姦淫着我!浴室的水一直涌出来,一定要先关水掣,我告诉爸爸总开关在厨房外面的露台,叫他先关上,不然全屋都会变成水塘!这个时候文叔说:「我先把浴室的门关上,避免水一直流出大厅,等下先生回来不要开门,等我在里面先整理好才开门。」 我看到爸爸很不愿意地离开这个淫靡的空间,就在爸爸离开的同时,文叔已经关了门,我看到他还偷偷地按了锁,他已经成功地把我关在这儿!我感到有一阵热气从身体里发出,我的小穴开始分泌出淫汁了,阴核也开始涨大,我将双手放在我的阴户上想遮掩一下,但是慾火燃烧着我!肿涨的阴核一被接触令到我更加兴奋,我的淫穴已经骚痒难受,我忍不住将中指偷偷的压在阴核上,不自觉的上下磨擦着,心里叫着:『嗯……哦……啊……哦……我……好想要……想要……肉棒……谁都可以……快……大力插进来……嗯……啊……』我感到湿透的淫穴真的很渴望有根鸡巴插入,文叔一直看着我,看着我迷惘的眼神、半开的嘴唇、急促的呼吸声,全身湿透几乎全祼的身体,双手还要放在淫穴上磨擦,我的姿势、我的一切,已经告诉了他:我已经无法自己,正等着被干!(4)文叔已经控制不了,他渐渐地靠近我,把我迫到墙壁去。 这时候我眼角看到有一个人影在上面的气窗,这个浴室其中一面墙壁上有一个气窗是通向露台的,因为这间房子比较旧,所以楼层很高,这气窗也一定要站在板凳上才看到外面,因为阿明是一个人住的,所以这气窗一直都开着的。 我清楚地看到这个人影正是我爸爸!难道他想欣赏着我怎样给人凌辱?奇怪的是,被綑绑着的我带着强烈的羞耻心反而令到……令到这个时候的我变得更加兴奋和失去理智!我心里叫着:『爸爸,你喜欢看!你就看着你心爱的女儿怎样给人凌辱姦淫吧!』文叔的嘴巴向着我半开的嘴唇靠近,这时候我很软弱地对他说:「不要……不要再靠近……」 这句说话明显更加激发起他的兽慾!他更大胆地把嘴巴堵住我的嘴。 当他的舌头都闯进来的时候,我真的完全投降了,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跟他的缠在一起。 我已无力地任文叔摆布,他迅速把我的恤衫剥掉,再把我双手抬起来,想用我的恤衫把我的双手綑绑住,仅余的理智令我做出一点无力的挣扎,美腿及纤腰做出了一些无意思的扭动,但这些诱人的扭动看在文叔眼里,可能反而是我在引诱着他!文叔变得更加兴奋,他把我的双手綑绑住后再绑在挂着浴帘的铁管上,我看到文叔的下体已经涨起得很厉害,笔直的顶着裤子,我霎时羞红了脸。 文叔看见我娇羞的表情更兴奋到极点,他灵巧地把我胸罩的扣子解开,我坚挺的大奶子终于完全暴露在他眼前,他粗糙的手在我的奶子上疯狂地搓捏,抓捏得我奶子都变了形,他还用拇指及食指夹住我的乳头搓拧着。 我被文叔搞得禁不住轻轻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嗯……呀……嗄……」 文叔听到我这些诱人的声音似乎得到很大的鼓励,他再用嘴轻咬着我的乳头,令我的乳头更挺立起来,快感已经传遍我全身。 文叔得势不饶人,他把下体再压在我小穴上,虽然是隔着裤子,但我下面仍然能感受到他那坚硬的肉棒,它刚好压在我的阴核上,实在太兴奋了!我半闭起双眼稍微抬起头享受着,眼角看到爸爸仍是一直窥视着如此火辣的情景。 原来被爸爸偷窥着会令我更加慾火焚身,我现在正受着凌辱及被偷窥所带来的快感,从来没有受到这样大的刺激,所以行为有点失控,我开始不由自主地挺起屁股,藉助他下体来磨擦自己的阴核,这样的刺激令到我的阴道湿得更厉害。 文叔看到我这个样子,淫笑着对我说:「原来你是一个小淫娃!」 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称呼自己,我娇羞地说:「我不是……」 文叔马上伸手解开我短裤的钮扣,再连同我的内裤一併脱掉,我现在岂不是全裸了?还要有两个男人看着我全裸的身体!而且因为我已剃了阴毛的关係,他们可以清楚看见我整个湿涩的阴部。 文叔贪婪地看着我这个神秘的地方,他的手开始在我阴部附近轻抚,熟练的技巧撩动着我每个细胞、挑起我潜在的性慾,令到我的阴核很想他的来犯,我主动扭动着屁股,把自己的阴核移到他的手指上。 文叔淫笑起来,他是故意要凌辱我的!他开始轻轻地搓揉我的阴核,再用食指及中指夹着我的阴核很有技巧地转动着。 「呀……嗯……呀……啊……」 我终于呻吟出来了:「嗯……啊……呀……啊……文叔……你……弄得……啊呀……太舒服……了……很痒啊……嗯……请你……不要……停……」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终于说出了这些羞耻的说话,难道我真是一个小淫娃?文叔立刻加快速度,大小阴唇因极度兴奋而充血涨大起来,阴道已经湿得无法形容,大量淫液从我的大腿一直流下来,我已经被他完全控制了。 我的屁股随着他手指转动的速度而跟着扭动,一股强烈的感觉一直冲向我脑海,被绑着的双手互相紧握着,双腿也夹紧着,我知道就快要高潮了!怎料文叔在此刻突然停了下来,在我耳边说:「你是不是小淫娃?」 他在这刻还要凌辱我!我含糊地说:「嗯……」 他似乎不满意我这个答案,继续问我:「你是什么?说得清楚一点!」 这刻我正在高潮边缘,我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化了,基本上他现在要我做什么我都会跟着做,我低头羞涩的说:「嗯……我是淫娃……求你……不要停……」 文叔很得意地淫笑着,他的手指夹着我湿涩的阴核以更快的频率转动着。 「啊……呀……哦……我是……你的……小淫娃……喔……嗯……不要……停……嗯……呀……呀……呀……呀……啊……」 我发狂地淫叫,更不停地扭动着屁股,让文叔重新把我带到高潮。 一股激流直冲上我脑部,直到他听到我「啊……」 长叫一声,身子一挺,我高潮了!我无力地依偎在文叔怀里,身体仍不停抽搐着,我闭起双眼享受着强烈高潮后所带来的快感,我现在每个细胞可是非常敏感。 文叔并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他用脚强行把我两条腿分开,我知道之后要发生什么事,高潮过后的我清醒了一点儿,我想挣扎一下,但力气又怎够他大,更何况此时的我还是无力地在喘气中,都怪我当初玩过火了。 而且,现在的我……亦已经被他弄到有点不能自拔……我现在内心真的很渴望有些东西放进去!我那一点儿清醒在文叔的龟头到达我阴道口时已经完全被埋没了,眼角偷看到爸爸仍然在看着这齣淫蕩的真人Show,虽然看不清楚爸爸的表情,但相信他一定非常兴奋,他应该做梦也没有想过他的女儿会做出如此的事,可能他现在已经正在打着手枪,幻想着怎样姦淫我。 其实连我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么淫蕩,心内仍极力挣扎着,虽然心里很想有人来制止,但此刻的空虚感实在又令我无法自己,很想继续被他侵入。 文叔的龟头已经开始侵佔我最私人隐秘的地方,他整个龟头已经慢慢埋没在我阴道里,湿润的阴道立刻有着无比的快感,一直空虚的感觉得到充实,虽然我是一直望着他,摇着头说不要,但我的声音小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 文叔看见我既无助又渴望的眼神,显得更起劲,他开始继续挺进,我可以感受到他的阳具很大,小穴受着很强的压迫,甚至有种被撕裂的感觉,还好我的阴道已经非常湿润,他很顺利地完全插进去,那种填满充实的感觉令我「呀……」 的再次叫了出来。 他插进去后很有技巧地再拔出到阴道口,当我的空虚感再出现时,他又再次整根插进去充实我的淫穴,每一次的插入他都狠狠地撞激着我子宫口,每一次的插入都令我「呀……」 叫了出来。 文叔熟练地一进一出,令我已经非常湿润的阴道有着更多淫水不停喷出来,他开始以更快的频率狠狠地抽送着,我亦挺着屁股迎接着,也开始发浪地呻吟:「呀……嗯……呀……呀……啊……」 他似受到鼓励地把我双腿抬起抱着我的屁股更大力更深的抽插着我,诱人的双腿无力地随着摆动。 文叔一面抽插着我,一面说:「真是个小美人,刚才我一进门看见你已经呆着了,当时我恨不得马上剥掉你的衣服来姦淫你,想不到你骨子里原来是一个淫娃。 而且阴道还是很紧,呻吟声还要这么诱人,等下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如果以后你想要的话,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如果你想要更多,我也有几多兄弟可以令你更快乐呀!哈哈……但现在你可要听话哟!我抱着你是很累的,你想要的话你要自己动才行呀!知不知道?」 我没有回答他,只懂忘情地呻吟,怎知他真的停下来不动。 我很需要继续抽送的快感,我想自己上下扭动纤腰,但他竟然把我再慢慢抬高,文叔的力气真的很大,他粗大的阳具渐渐离开了我。 文叔再问我:「自己想要什么就要说出来。」 这种空虚的感觉真的令我很难受,我只有对他说:「我……我……想要……你的……肉棒……求你……插……插进……我的淫穴来……我……很难受……求你……我会……自己动……」 他再一次胜利地淫笑,他把我降下来,阴道再次接触到阳具,我的阴道因太兴奋而不停收缩。 我开始不顾羞耻地自己上下扭动纤腰来套弄着他的阳具,强烈的快感令我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就快要高潮了。 文叔真是个经验老手,他似乎也看到我就快登上高峰,他以猛烈的抽插来带领我。 疯狂的冲刺很快令我登上另一次高潮,我全身都流着汗水,十指紧捏得有些痛。 我高潮后文叔亦同时停了下来,我还以为他已经射了,马上叫他快拔出来,怎知他说:「我还未够!」 原来他只是想把我反转再从后面抽插我。 他把我翻身后,在我耳边说:「小淫娃,自己翘高屁股给我插进去吧!」 我这时已经变得很听话,虽然双手被吊着,但仍尽量翘高屁股。 我知道他喜欢羞辱我,便故意说:「我是你的小淫娃……请你把……大肉棒……插进……我的……小穴里……」 说完,我主动把雪白的屁股再向后靠一点。 文叔看到我如此诱人的动作和听到我淫蕩的说话后欢喜若狂,但我不知这样原来会很像性奴,因为他接着说:「你一定经常和男人玩性奴隶的游戏了,你真会挑逗男人,哈哈!」 他在旁边随手拿起一条毛巾,再说:「双眼被蒙起来会更刺激的!」 看来他善于玩各式的玩意。 之前綑绑我双手时已觉得他很熟练,现在把我双眼蒙起来亦是非常快速,我还没有时间定过神来,他已经把我双眼蒙起来,还已经对準我的肉洞,大力地轰进去,「呀……」 我立即再被他插得又再次呻吟起来。 被蒙着双眼做爱有着另一种刺激的感觉,漆黑里那种被动又期待着的感觉,他每一下的插入插得更加深,每一下都深深的撞激着我,令我有着无比的快感。 文叔双手再抓捏着我摇晃着的丰乳,手指再夹着我的乳头玩弄着,并且加快速度抽插我,我翘高的屁股被他撞激着的声音,此刻已化成催情的声音,令到我更加淫乱和疯狂。 很快我已经攀上激烈的高峰,我正在享受着这个黑暗刺激的高潮,此时我感觉到文叔把右手移到我已经兴奋充血的阴核上揉弄,手指还要轻轻夹着快速地转动,正在高潮着的我无法缓下来,只能被他牵引一直高潮着!极度刺激的高潮正在慢慢带我进入淫蕩堕落的空间,文叔此时突然对我说:「你爸爸真的很疼爱你耶!他一直都在看着你,而且还很投入呀!看来他很喜欢看着他最亲爱的女儿怎样被男人姦淫。」 到底文叔是刚刚知道,还是其实很早已看到呢?我听到后没有答他,其实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说我很早已经知道爸爸在看着我,而且还很兴奋吗?但是我听到文叔的说话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更加兴奋。 就在此时,文叔大力拍打我的屁股,边使劲地疯狂抽插着我,这令我更加淫蕩,我的呻吟声叫得更大声、叫得更急速,我全身都布满汗水,现在的我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从来没有试过如此激烈的高潮令我每寸肌肤都变得非常敏感。 文叔快速的抽插及咆哮声令我感觉到他今次应该真的要射精了,正值高潮的我也清醒了一点,马上说:「不……不要……射在里面……请你……要……拔出来……求你……不……要……射……进去……」 但是已经太迟了,我还没说完,已经感觉到他的阳具一跳一跳的,把滚热的精液源源不绝地射进我的身体内,我的阴道内承受着他满满的精液。 文叔慢慢地把阳具抽出后,他的精液混和着我的淫水开始从我的阴道口流下来,他拍一拍我屁股说:「我先帮你弄好热水炉,你先休息休息吧!」 他口说叫我休息,但是就没有解开我,不过当时的我还在淫乱的思绪中,所以也没有叫他放开我。 好像很快,又好像过了很久,其实不知道过了多久,文叔已经安装好,他搓捏着我圆浑的屁股说:「新的热水炉已经装好,这张是我的名片,你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都可以找我呀,哈哈!」 说完把名片塞进我手里。 但是文叔好像没有意识想解开我,于是我说:「请你……先放开我……」 怎知道他说:「等你爸爸来解开你吧!你完美的身体加上现在的姿态实在太诱人,就等他再看着你这个姿态多一会吧!我先走了。 哈哈!」 我听到他打开浴室门和慢慢远离我的脚步声,好像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再听到有脚步声慢慢向我走近,但这种脚步声是很轻的,几近无声的脚步声……(5)听到这种特别的脚步声渐渐向我靠近,我相信这个应该就是我的爸爸。 脚步声在我身边停了下来,心里想叫爸爸但口不敢叫出来,于是双手及身体作出稍微扭动,意思是想他帮我解脱,怎料突然有一只温暖的手在我白滑的背部抚摸着,还要抚摸得像窃贼一样,像摸又不敢摸,来回轻抚着。 仍然处于兴奋状态的我思绪非常混乱、身体仍然相当敏感,经不起这种挑逗的抚摸,禁不住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我娇羞的呻吟声激发了爸爸,他大胆起来,手逐渐向下游移,来到我仍翘高的屁股上抚摸,又在我雪白浑圆的屁股上搓捏,再慢慢向着那遍淫蕩的湿地前进……虽然知道自己的裸体之前已给爸爸一直视姦着,但是现在的气氛始终非常尴尬,我双手被绑、双眼被蒙,还要仍是翘着屁股待插的姿态,但……他始终是我的爸爸,我不可以跟爸爸乱伦呀!我立刻开口说:「爸爸……不……」 但话都没说完,爸爸的手指已经慢慢移到我湿润还要混有文叔精液的洞口抚摸着,我竟禁不住轻轻「啊……」 呻吟了一声,我竟然被爸爸摸着自己的肉洞还要兴奋地呻吟。 我剎时泛红了脸,觉得真的很羞耻,心情複杂非常,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这样,但慾望又令我恨不得他马上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 可是我必须告诉自己我并不是淫娃,更不可以和爸爸乱伦的!我开始奋力挣扎起来并说:「爸爸……不要……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此时爸爸的手真的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地他的手就继续向前伸移,爸爸此时亦终于开声了:「茵茵,我知道你刚才是看到我的,被爸爸视姦着是不是很兴奋呢?你的身材实在太完美了,加上你娇嗲的呻吟声,还要摆出这个淫蕩的姿态,哪一个男人会忍得住?我以前经常都幻想着你像母狗一样趴着被我干,想不到现在真的梦想实现,爸爸已经忍了很久了,你就给爸爸干一次吧!」 爸爸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羞辱的说话,我娇羞地对他说:「啊……我是……你的亲女儿……不可以……这样……」 我开始极力想为我的双手鬆脱,这时才发觉原来文叔把我的双手綑绑得非常紧,我根本无法自行鬆绑的。 爸爸看来也并不急于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而是进攻我仍然充血、兴奋得凸起的阴核,我最敏感的部位现在正被我最亲的人玩弄着,这种滋味真的不懂去形容。 他灵巧地转动着我阴核,直接刺激阴核真是最好的兴奋剂,我的身体开始发热起来,心跳再次急剧加速,身体已变得软弱无力。 看来爸爸亦知道我是挣脱不到,所以他并不急于把手指插进我的肉洞,反而可以慢慢把我玩弄。 我已知双手无法鬆脱,但我双腿仍是自由的,于是尽力把我双腿左右移动试图避开,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作用,爸爸马上把我一条腿提起来,我立即就失去了平衡,再也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爸爸摆布。 他的手按着我的阴核开始打圈旋转,快感的电流通往我全身,淫蕩的细胞再次被牵动起来,我用牙齿紧咬着下唇强忍着,只能「唔……嗯……唔……唔……咿……」 的忍着不呻吟出来。 我是绝对不可以在爸爸面前发出淫蕩的呻吟声的,但我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我开始被爸爸玩弄到全身酥软起来,意识亦逐渐迷乱。 爸爸似乎亦看到我被他玩弄到开始进入状态,于是把我的美腿放下,而我亦已不懂反抗了。 阴核的直接刺激令我有着源源不绝的快感,我已无法自控,随着爸爸手指的转动,自己的身体亦不停摆动着,我亦开始禁不住轻声娇羞的呻吟出来了:「嗯……呀……咿……呀……嗯……」 我害羞的表情更诱人,此时爸爸亦马上伸出舌头入侵我的小嘴,爸爸的舌头挑逗式地拨弄着我,正享受着阴核所带来快感的我竟忘情地与爸爸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他的手同时以非常快的速度捻动着我的阴核,我的舌头已经无力再转动,爸爸的舌头亦合时地离开,我立即不顾羞耻地尽情呻吟了出来:「嗯……呀……呀……咿……呀……好……舒服……嗯……啊……呀……」 爸爸正逐步引导着我进入乱伦的空间,我敏感的阴核被亲爸爸玩弄着令我有另一种快感,既羞耻又兴奋,极度的快感令我进入强烈的高潮,我急速的呻吟声已告知爸爸我已经完全进人状态,再也无法抵抗。 此时爸爸竟问我:「是不是很空虚,很想有些东西放进你的小穴呢?爸爸可以帮到你的。」 正进入高潮的我几乎已丧失理智,我心内真的很渴望爸爸把他的阳具插进我空虚的淫穴里,但仅余一丁点的理智仍然不容许我这样做,「呀……呀……呀……呀……啊……不要呀……啊……呀……」 内心仍然非常矛盾的在挣扎着。 爸爸手指转动的速度加快,那种快感绝对不比我的宝贝震蛋低,他的手指非常快速地搓揉着、刺激着我最敏感的地方,阴核受着不停的刺激,我想应该没有哪个女孩会忍受得住。 我高潮了!「呀……呀……呀……啊……咿……呀……我要去了……呀……呀……啊……呀……爸……爸……快……呀……咿……呀……呀……」 我的身躯不停扭动,我的纤腰、屁股,我的长腿都在疯狂地摆动,如不是双手被反绑,相信我已抱紧着爸爸,双手疯狂的抓着他了。 此时爸爸开始减慢速度,他的手变得很温柔,慢慢轻揉着我,我张口喘着粗气,仍陶醉在这种舒服的感觉。 突然,有硬物强行顶进我口中,还没反应过来,令我差点想吐,原来是爸爸那粗大的阳具!他抓着我的秀髮迫令我的头前后摆动地帮他套弄,我完全反抗不到,只有顺从地套弄着。 我做梦也没想过我竟然会含着亲爸爸的阳具!还要是在如此凌辱的环境下,令我更觉羞耻。 而这种羞辱又令我更兴奋,我开始主动卖力地套弄着,很有技巧地刺激着爸爸的大龟头。 我听到爸爸畅快的呻吟声,这令我很有满足感,我开始加快速度,但此时爸爸突然把阳具抽出,我还以为他想射了,正想着他会否射到我脸上的时候,竟没有任何动静。 突然,我的屁股被一双手用力抓起来,阴道口被粗大的东西顶着,原来爸爸已经準备和我结合,他粗硬的阳具开始撑开我的小穴。 虽然我现在真的很需要,甚至想主动求爸爸把整根阳具大力地插进来,但原来真正要进行的时候,我心内却很慌张和害怕。 我慌忙的说:「不要……不要呀……不可以插……爸……爸……不要……真的……不要……不要呀……咿……我们……不可以……呀……」 话没说完我已经长歎一声,因为爸爸的龟头已经强行撑开我的小穴,顶进来慢慢侵佔了我。 我想向前避开,但爸爸强而有力的双手牢牢地抓紧我嫩滑的屁股,令我完全无法动弹,我只可以慢慢感受着小穴逐步被爸爸插进来的饱满感。 我的身体已放软下来,口里仍无力地叫着「不要」 ,但已经开始夹着满足的呻吟声:「嗯……呀……呀……咿……不要呀……啊……啊……呀……爸……咿……呀……呀……呀……呀……」 爸爸已经把整根阳具完全插进我湿润的淫穴里,我和爸爸已经乱伦了!爸爸慢慢抽出阳具再缓缓插入,每一下都令我流出大量淫水,我的淫穴出卖了我,我亦开始发出享受的呻吟声。 爸爸似乎也知道我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他问我:「茵茵乖女儿,舒服吗?我要怎样做你才会更加舒服?说给爸爸听。」 似乎很多男人都喜欢听一些凌辱的说话,我说:「嗯……咿……舒服……」 爸爸并不满意,他开始要把我调教,他说:「你心里想什么都要全部说出来,要说清楚一些、说淫蕩一些。 男人都爱听淫蕩的说话,如果你学会了,将来阿明一定会更加爱你的。」 爸爸最后的一句说话令我甘愿被调教:「嗯……啊……我……我……好……咿……呀……呀……好……好……舒服……」 爸爸说:「怎样你才会更舒服呢?」 「我……我……咿……呀……呀……我想……啊……呀……爸爸……快……快一点……咿……呀……呀……插我……大力一点插我……啊……呀……呀……呀……」 爸爸马上加快速度大力地抽插着我,同时问:「现在爸爸正在做什么?」 此时我已经不顾羞耻地说:「爸爸的……阳具……呀……粗大的阳具正……呀……啊……正抽插着……我……呀……嗯……插着……茵茵的……小穴……湿湿的……淫穴……呀……啊……茵茵……现在……很兴奋呀……咿……呀……爸爸……请干我……啊……呀……咿……呀……」 我淫蕩的表现似乎刺激着爸爸,令他很有满足感,他更激烈地抽插着我,我可以清晰听到我屁股被他撞击的「啪啪」 声音,爸爸的激烈反应竟然令我很有感觉,我的阴道有更多淫水流出来,难道我真是如此淫蕩?但这刻的我已经羞得面红耳热了。 我继续说着:「咿……呀……呀……嗯……我是……爸爸的……小淫娃……呀……呀……啊……呀……爸爸……请……请你……用力干我……尽情地……淫辱我……我是……小淫娃……非常喜欢……一直被人干……我很淫蕩……嗯……咿……呀……呀……大力一点……没关係……咿……呀……呀……淫蕩的……茵茵……要被……爸爸干……咿……呀……呀……」 爸爸听到我的淫叫及淫语之后,一边疯狂地干着我一边说着:「我的女儿真淫蕩!你现在幻想一下,正被很多男人围着看你被干的样子,他们更开始抚摸着你的身体。」 我真的开始幻想着自己正被很多男人围绕着,有些男人对着我打手枪,有些男人不停抚摸着我全身,搓捏着我的乳房、阴核,他们都看着我被自己亲爸爸疯狂地干着。 我从没试过如此兴奋,自己说着淫蕩的说话加上被男人凌辱视姦的幻想原来会令我非常淫贱,我小穴里的淫水已经有如水塘一样涨满,我的纤腰和屁股早已配合着爸爸的节奏而不自主地挺动着。 随着爸爸的节奏加快,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带上高潮,「啊……呀……呀……呀……呀……干我……大力干我……我的淫穴……等着……被男人干……快……干我……茵茵……现在翘高……雪白的屁股……被操……请尽情……享用我……操我……呀……咿……啊……呀……啊……呀……呀……呀……到……到了……我要……高潮了……呀……啊……呀……呀……呀……呀……呀……啊……」 极度兴奋的高潮令我发出非常淫贱激烈的叫床声,这些淫蕩的声音令爸爸也控制不住:「你这淫娃,叫得太诱人了,爸爸忍不住要发射了……喔……」 爸爸疯狂似的抓着我丰满的屁股猛烈地抽插,此刻的我亦已完全沉沦在淫靡堕落的空间里,仍处于高潮的我说着:「呀……啊……呀……请射我……射进我的……阴道……我的……淫穴里……全部射进来……咿……呀……啊……呀……啊……」 我感觉到热烫的精液一股股地射进我的阴道、喷向我的子宫,我仍然在喘着气,爸爸的肉捧在我的阴道内依然不停抖动……隔了一会后他便缓缓拔出,开始为我解开所有綑绑。 几乎虚脱的我无力地依偎着爸爸,我开始慢慢回想起今晚发生的事,自己原来非常淫蕩,而且还喜欢被男人凌辱,又喜欢被男人视姦,我发现今天的小淫娃可能才是真正的我。